福建东南之窗>国内

惨绝人寰的转基因技术

2017-06-09 11:19:39 来源:互联网 作者:

   转基因与外来物种入侵在技术层面是一致的——都是外来基因入侵,且发生过程和结果都是相当一致,只不过一个是微观世界,一个是宏观世界。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性已经被人们广泛认识:外来物种一旦入侵就会长驱直入,破坏本已达到自然平衡的生态体系,往往喧宾夺主且会泛滥成灾,侵害本土物种,使生态体系中的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的威胁,最后会导致自然灾害。转基因技术也是一样,目标基因不可能只按照人们的意思定向转移,它也会在其他物种中自由地穿梭,造成基因污染,其危害性可能比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性更大,因为基因污染是不可逆的,且会导致有性生殖的物种绝种,而外来物种入侵还可以人为的清除。特定的基因只能存在于特定的基因组中,特定的物种也只能存在于特定的生态体系中,才能构成和谐的生物多样性的世界。否则就会打破这个进化了近40亿年的生物世界的平衡和谐状态。培育转基因物种等同于大规模的外来物种入侵,或许这个生物多样性的世界即将被包括转基因在内的外来物种毁灭掉。

  转基因;杂交;生物进化;绝种;基因污染;减数分裂;亲和;外来物种

  恩格斯说:“我们不要过分地陶醉在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因为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将成为胜者,相反现代“高科技”已经开始反击危害人类,惨绝人寰的转基因技术是一种渐进式的生物武器技术,足以导致人类灭种。可人们还在乐此不彼,为转基因带来的一点点成就而沾沾自喜,殊不知巨大的危险已经悄然降临。人们一般都认为转基因产品一定有危害性,但无法从理论上有突破,也就无法获得权威部门的认定,所以转基因技术还在泛滥,特别是转基因带来的基因污染,影响其他物种,最终通过食物链和环境波及人类,导致人体在减数分裂时染色体配对出错,无法形成正常的生殖细胞(精子和卵),产生假孕流产不孕现象,直接后果就是灭绝人类——这就是最基本的理论。你是否被转基因了?或者:你是否被阉了?

  一,山西部分地区大老鼠绝迹、母猪流产与转基因玉米有关

  一种假想:通过转基因可增加作物单位面积产量;可以降低生产成本;通过转基因技术可增强作物抗虫害、抗病毒等的能力;提高农产品的耐贮性,延长保鲜期,满足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需求;可使农作物开发的时间大为缩短;可以摆脱季节、气候的影响,四季低成本供应;打破物种界限,不断培植新物种,生产出有利于人类健康的食品。

  可多年的实践证明转基因技术根本不增产,也不能降低生产成本。转基因农产品耐贮是因为转基因物种在长期与外来基因产物的战斗过程中,细胞中产生了包涵体钙化灶和生命防御毒素。 多项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对哺乳动物的免疫功能有损害。更有研究表明,试验用仓鼠食用了转基因食品后,到其第三代,就绝种了。

  山西晋中一位农民调查发现,3年来村里的大老鼠基本绝迹,只有一些变得呆头呆脑的小老鼠。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当地村民喂养的母猪产子减少,不育、假育、流产情况比较多,猪的病死率也大大提高。当地村民表示,这些现象都出现在先玉335玉米引进之后。老鼠变少,母猪流产……动物的种种异常让人不安,也不解。天敌变多、玉米发霉、生态污染……当种种可能被一一否定,唯一能与所有的动物异常联系在一起的线索只剩下这些动物吃过的食物——先玉335,其父本为转基因品种。

  转基因技术被很多人看作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从科学的角度,我们对这项年轻的技术充满了尊敬。当然,它引发的争议我们也无法忽视:很多已经公布的动物实验证明,食用转基因食物是有风险的。毕竟,这是一项年轻的技术,在其应用到实际生活的近20年里,老鼠已经繁衍了无数代, 而人类尚未经历一个生命周期。欧洲对于转基因食品采取抵制态度,美国很多机构和学术团体也不断发布研究报告,警示转基因作物给农业和健康带来的危害。

  二,活跃的载体带领转基因自由穿梭,造成基因污染

  1956年,Fraenkel-Conrat在RNA是遗传物质的经典试验中,单独使用烟草花叶病毒TMV的RNA感染烟草,出现与由TMV感染一样的病斑,但只是感染力稍差些,同样单独使用车前草病毒HRV的RNA感染烟草,出现与由HRV感染一样的病斑,只是感染力稍差些。在此有力的证实了RNA或DNA基因是可以自由出入细胞的,亦即外来基因可以自由穿梭于体细胞中,并可以随花媒或食物链传播到其它物种。

  上述试验中RNA可以自由出入细胞,无需其它帮助。当然在病毒外壳的帮助下出入细胞会更容易些。铁的事实证明了基因会发生污染,如果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等,到时就会有大量的转基因满天飞,人类就不可能洁身自好了。

  研究显示转基因载体(Vector)和外来基因可穿梭于怀孕老鼠的胎盘和血脑屏障。活跃的外来基因只有在高于80℃温度才失去活性,所转移的目标基因不可能只按照人们的意思进行定向转移,它会在其他物种中自由地穿梭,造成基因污染,其危害性可能比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性更大。但现在仍只有部分人们相信转基因食品对生物的繁衍后代有一定的影响。

  转基因美其名曰基因重组,实质上就是一个“人造病毒”感染的全过程。不可否认:转基因“人造病毒”可以到处乱窜,感染其他物种,不然就不叫转基因了。生命科学工作者都知道,转基因就是将目的基因装配在一个新病毒(目的基因加载体)中,再让这个组装的新病毒感染目标物种,期待目的基因在感染物种中获得表达,这一过程完全就是一个病毒感染的程序。

  转基因品系极度不稳定:外来基因插入后都会随机发生重排。法国政府部门的科学家检查了五种转基因品系中的转基因插入DNA:Monsanto的Mon810玉米,Roundup Ready大豆,Bayer T25玉米和Syngenta的Bt176玉米;在每一个例子中,转基因插入都发生了重排,不只是相对人工产物本身,而且相对公司的存档。

  造成基因污染的其他条件:食物中的蛋白质和核酸(基因)都有被分解变成屎的威胁,但是在肠道中仍有细菌病毒存在,只要有亿亿万分之一的外来基因转入就存在危险了;因为核酸基因无免疫原性,免疫系统对核酸不设防,所以外来基因可以在机体中自由穿梭,也不被破坏分解。

  三,基因污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更大的忧虑在于转基因稻米商业化生产后的不可逆性,也就是大规模生产势必带来稻种污染,一旦人们发现转基因稻米的缺陷,希望改用中国原始稻种的时候,原有稻种可能已经由于污染而不复存在。 20世纪70年代基因工程技术兴起时,基因重组实验必须在“负压”实验室进行。为了防止基因重组的生物当时主要是微生物不致进入人体或逃逸到外界,实验室设立了各种等级的物理屏障和生物屏障。虽然以后对非病原体基因工程实验的规定有所放宽,但有关生物安全的原则不变。各国政府对于基因重组实验颁布有相应的操作规程,以防范重组生物进入人体或扩散到实验室外。

  但是进入21世纪,基因重组生物还是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大自然。不可否认,国际上对已推广的几十种基因工程作物在审批时均认真地考虑过它们对人体和环境的安全性,但考虑并不充分,认识也有局限性,更缺乏长期的数据。

  基因工程作物中的转基因能通过花粉风扬或虫媒所进行的有性生殖过程扩散到其他同类作物已是不争的事实。这是一种遗传学上称为“基因漂移”过程。其次,传统作物被转基因作物污染,从种植到成品,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发生。在田间发生杂交是原始的污染,第二次污染则发生在没有清理干净的仓库和运输环节,致使传统作物的种子混杂有基因工程作物的种子。转基因作物中含有从不相关的物种转入的外源基因,例如,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含有矮牵牛的抗除草剂基因。这些外源基因有可能通过花粉传授等途径扩散到其他物种,生物学家将这种过程称为“基因漂移”(gene flow)。环保主义者则喜欢使用“基因污染”(genetic contamination)的概念:外源基因扩散到其他物种,造成了自然界基因库的混杂或污染。外来基因污染,从转基因生物传染给其他物种,到时人们再也没有安全食品可食了,人类就等待着灭亡吧。

  基因污染可能在以下情况发生:附近生长的野生相关植物被转基因作物授粉;邻近农田的非转基因作物被转基因作物授粉;转基因作物在自然条件下存活并发育成为野生的、杂草化的转基因植物;土壤微生物或动物肠道微生物吸收转基因作物后获得外源基因。与其他形式的环境污染不同,植物和微生物的生长和繁殖可能使基因污染成为一种蔓延性的灾难,而更为可怕的是,基因污染是不可逆转的。2002年2月,英国政府环境顾问“英国自然”提交的一份报告中,特意描述了加拿大转基因油菜超级杂草的威胁。到2006年,加拿大的农田里,同时拥有抗3种以上除草剂的杂草化转基因油菜非常普遍。这是由对不同除草剂具有抗性的转基因油菜植株之间交叉授粉实现的。而这种超级杂草的出现,距离加拿大首次种植转基因油菜的时间间隔只有2年。此外,在加拿大,转基因作物的基因还通过授粉的方式,漂流到了不含转基因农作物的农田和附近的野生植物当中。被污染的野生植物从转基因中获得了新的性状如耐寒、抗病、速长、抗除草剂等,因此具有更强的生命力。

  转基因动物也具有危险性,如转基因鱼类和转基因无脊椎动物,都具有极强的繁殖能力或能向外界释放大量的生殖配子,在模拟系统的研究中,美国学者已证明,基因工程鱼的转基因成份能扩散到野生同类的种群中。除了直接后果外,因食物链引起的间接危险也不容忽视。基因工程Bt毒蛋白,能大规模地消灭害虫,但杀虫过程无法控制,这就可能造成以这些害虫的天敌(如昆虫和鸟类)数量急剧下降。在苏格兰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一种蚜虫吸收基因工程作物含Bt毒素的液汁,然后又被一种有益昆虫——甲虫捕食,Bt毒蛋白转移到甲虫身上,影响甲虫的繁殖。来自加拿大的研究报道,基因工程Bt作物还能毒杀另一种害虫大敌——膜翅类昆虫。在美国,科学家发现基因工程Bt玉米花粉能毒杀一种非目标昆虫——非洲大皇蝶。现代农业生态系统的新概念并非是消灭害虫,而是将其控制在不构成灾害的水平,但像Bt蛋白通过食物链的转移,对农业生态系统平衡的维持和实施传统的生物防治是一种严重的干扰,有可能打破自然界的生态平衡。

  四,人体被基因之危害盛于艾滋病毒,直接后果就是绝育

  转基因技术不可能同时在两个等位基因的位点上导入外来基因,且导入的基因会发生随机重排,基因污染则更是杂乱无序地插入基因组中。

  有性生殖物种被基因后,因为外来基因与本体不具有同源性(homologous),在减数分裂时就会出现染色体配对错误,无法形成正常染色体组的生殖细胞,就像骡子和无核柑橘一样无法生育,这是最基本的理论。转基因玉米大豆等饲喂老鼠猪牛羊的实践证明了这个理论,受精卵不具有完整的遗传信息,致使假孕流产不孕发生,类似于无核柑橘中的零星籽粒,因不具有完整的柑橘染色体组(genome),所以不能发育成柑橘苗木。一旦被基因后,外来基因就会藏身在体内影响一生,比艾滋更可怕。

  转基因技术的大量应用,将产生全面的基因污染,影响的不只是某种或几种生物个体及种群,而是整个生态体系,亦即将导致整个生态体系的有性生殖物种灭绝。而杂交方式导致的生殖不育,只影响该杂交个体本身,如骡子不能生育,对其父母及其他个体没有影响,对其种系繁殖就更没有影响了。

  老鼠绝迹、母猪流产这是它们直接生吃了转基因的玉米等,转基因及载体没有被灭活,从而被基因污染了的结果。铁的事实证明了基因会发生污染,如果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等,到时就会有大量的转基因满天飞,人类就不可能洁身自好了,转基因将通过食物链和环境波及人类,基因污染了人类就会导致绝种。

  五,免疫系统对基因疗法说“不”——癌变

  转基因就是一种外来的“人造病毒”入侵,一定会引起该物种产生一些防卫措施。

  人体免疫系统对转基因疗法说“不”,基因治疗时,相对于患者来说就是导入了外来基因,外来基因会渗透到患者的组织细胞中,表达出该外来基因的产物,该外来基因产物会被免疫系统识别为外来异物,会诱发一系列的免疫疾病。同时该基因产物位于患者的组织细胞中,免疫系统对外来基因产物进行清除时,就会伤及患者自身的组织细胞,产生自身免疫疾病,导致相应的自身组织器官损伤和功能障碍,直至衰竭而亡。

  自从基因工程的蛋白质在大肠杆菌表达以后,人们逐渐发现这些外源蛋白质基因在细胞中的过量表达同样形成不溶性的状态。这种转基因的“人造病毒”在宿主细胞内同样诱发宿主对它的防卫反应,即形成包涵体。

  Georgiou等人发现天然的蛋白质在大肠杆菌中大量表达时,如内酰氨酶和碱性磷酸酶的过量表达,都形成了包涵体,前者的包涵体在外周质,后者的包涵体存在于细胞质中。其它的宿主细胞中也发现了重组蛋白质过量表达时形成的包涵体或者聚集体,哺乳动物细胞如法国吃转基因玉米的老鼠长满肿瘤。基于同样的机制,基因污染了人体或者基因疗法导入外来基因,外来基因在人体细胞中大量表达时,亦会形成蛋白质聚集体,旨在包围和隔离外来基因产物,以避免对人体细胞造成伤害。当外来基因无序扩张时,则会产生更多的包涵体类样癌瘤,最终发生癌症病变。

  六,培育转基因物种等同于大规模的外来物种入侵

  培育转基因品种与外来物种入侵在技术层面是一致的——都是外来基因入侵,且发生过程和结果都是相当一致,只不过一个是微观世界,一个是宏观世界。

  人们目前无法调控外来基因如何正确适时适地表达, 所以造成了许多生态灾难。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性已经被人们广泛认识:外来物种一旦入侵就会长驱直入,破坏本已达到自然平衡的生态体系,往往喧宾夺主且会泛滥成灾,侵害本土物种,使生态体系中的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的威胁,最后会导致自然灾害。转基因技术也是一样,目标基因不可能只按照人们的意思定向转移,它也会在其他物种中自由地穿梭,造成基因污染,其危害性可能比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性更大,因为基因污染是不可逆的,且会导致有性生殖的物种绝种,而外来物种入侵还可以人为的清除。

  近年来,外来物种入侵已经遍及全球各地,从大到变异蜥蜴、变异章鱼,小到变异蟑螂、变异螃蟹、变异蜘蛛等,最新数据显示,在菲律宾发现了16种外来物种,在中国发现了450余种,而在英国,发现了近2000种,有约15%物种被认为是有负面影响。部分入侵物种往往有极强的适应力,会破坏景观,摧毁生态系统,危害动植物多样性,威胁本土生物,破坏当地环境,威胁人类健康。

  人类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遭受物种入侵之苦。如英国为了对付12种入侵的外来物种,三年花在除草剂上的费用达到3.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亿元)。欧洲每年外来物种入侵造成至少1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4.35亿元)的损失。外来物种入侵是生物多样性锐减的主要原因之一,影响不容小觑,一些科学家断言:外来生物入侵可以毁灭地球。

  当人类为对付外来入侵物种而付出巨大代价的同时,却在亲手制造一种比任何外来物种更危险万倍的地球上从未有过的“外来”物种 —— 转基因异种。这种人工制造的转基因异种对地球所有生物多样性的毁灭作用远远超过所有地球上自然存在的外来物种的总和。

  转基因就是一种外来的“人造病毒”入侵,目标物种不只是农作物和动物,亦可入侵土壤中的微生物,并在土壤微生物中得以存活和永留人间,除非再来一次生物大毁灭。种过转基因农作物的土地里存放了大量的转基因和载体,将不能种植任何天然地球作物。所有长期食用转基因作物食品的动物、昆虫将会丧失生育能力,三代绝种,小到蚊子、蟑螂、蜜蜂等,大到老鼠、猪牛羊、人类。

  其实没有一个转基因农作物是可以提高产量的,经过三年短期的保产和稍微降低成本外,接下来就走向反面了,印度的转基因棉花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人们无法对外来基因的表达进行调控,当转基因作物转入外来基因后,就会掠夺该物种的代谢资源,用于支撑合成外来基因的产物,导致减产早衰等,同时还面临外来基因无序扩张的威胁,直至该物种的灭绝。

  黄金大米的胡萝卜素含量是正常大米的23倍之多,就是大量掠夺了该物种其他代谢资源,用于支撑合成外来基因的产物的结果,就像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表现一样,中国中山大学检测分析发现,转基因水稻与天然水稻的化学成分差异高达19 - 70%。

  七,抗虫Bt基因满天飞,谁能收复?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东部乡镇地区,对当地30位孕妇(PW)以及39位非怀孕妇女进行了研究。研究结论:有28个孕妇可以检测出Bt蛋白,而其所生出的孩子的脐带血中有24个可以检测出Bt蛋白。不仅如此,在当地非怀孕的妇女血液中亦有69%的样品中,可以检测到Bt蛋白。

  抗虫Bt基因可轻松入侵人体,如此高感染力——93%孕妇感染Bt基因。

  现在Bt基因在载体的带动下满天飞,试问天下有谁能收复和销毁它?(韩少坤文)

编辑:yuan4ren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信息-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福建东南之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福建福源律师事务所负责制作维护